林原惠美:90年代的女性声优热潮留下了什么?

三级用户 chaoshead 5月前 1521

全文转自「桜都字幕组」,供大家解解闷

桜都字幕组 翻译:小孝 奥利奥 妹抖龙祈 椰酥条  校对:小恐龙

90年代的女性声优热潮留下了什么?

在90年代席卷而至的女性声优热中,其标志性的存在就是林原惠美。

以“新世纪福音战士”中的绫波零一角色为代表,她参演了众多的人气动画。并且同时作为歌手和声优(个人)第一次在单曲和专辑两项上获得了Oricon周公信榜的Top10,稍后又成为了广播超1000期的冠军节目主持人。

身处热潮中的她感觉如何呢?而现在,她又在想什么?

采访人:齐藤贵志 摄影:荒金大介

「或许是我有些迟钝,并不懂什么是流行热潮。」

——提到“声优热”一词,您最先想到的是什么呢?

林原 作为我的印象,应该会想起水谷优子或者川村万梨阿这种前辈吧。

 

 ——没有想起90年代中期开始的,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吗?

林原 关于当时穿插在的录音工作之间的录歌环节,我也有想过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

 

——有没有觉得业界非常盛行这种事呢?

林原 或许是我有些迟钝,并不懂什么是流行热潮。比如去到便利店一眼就能看到有哪些不寻常的商品出现,这并非是“夏天吃西瓜“这种程度,而是一年四季随时都能看到,才会真正感觉到是热潮吧。专门的动漫店不说,当时的HMV和Tower Record也都很少摆着动画歌曲,有些被拒之门外的感觉。而在动画里唱歌又是特别中的特别,所以只会被摆在特殊店铺的特殊位置。当时的气氛也让我即使喜欢却因为害羞不敢堂堂正正地说出来,所以应该不算是热潮吧。

 

——生活也没有改变吗?

林原 只是变忙了。在参演了EVA(95)之后,原本没有没有任何交集的打工人杂志发来了许多采访邀请。因为当时业界并没有管理这些Offer的习惯,所以采访活动就塞满了我每天的日程,忙得昏天暗地。甚至有些烦了?(笑)我明明只是参演了一个角色而已。

 

——登上发售数超百万的杂志,有没有感到开心呢?

林原 应该说“能让我安静地沉浸在演绎角色中吗”这种感觉更强一点吧。即使接受了采访,解释人类补完计划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是我的工作吧……带着这种想法,最终把它们归类到了麻烦之中。采访人的问题有时也莫名其妙的,甚至单纯只是动画的粉丝,一直在激动地说着他的疑惑和感动,还有上来就问人年收入是多少的。如果这就叫热潮的话,那还真是一个讨厌的漩涡呢。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厌倦了出演角色或者对角色的渴求心淡了,只是觉得外界好嘈杂啊。

 

——从我个人来说,看到电视杂志出现了声优特集从而感到了热潮。而其中出现在首页的就是林原女士的评论“我怎么会是偶像呢呵呵”。

林原 哈哈哈(笑)。现在我也是这么说的。这也许是我坚持不变的地方吧。

 

——明明觉得麻烦,还接受了采访吗。

林原 大概是过了三十岁之后,觉得可以让自己进行取舍了。因为当时的观念是“不可以挑食“,即使食物中毒也是一种经历。飞过来的东西先全部击飞,即使膝盖磨破,脚步也锻炼的更快了 (译者注:此处为棒球中的比喻) ,多亏这些,现在即使遇到其他行业的人也不会发怯了。嘛,原本我也不是容易害怕的人(笑),好像成为了一个听到“初次见面”也不怂的自己。二月份发售的“薄ら氷心中”的工作人员也全部都是椎名林檎酱的主意。化妆师和服装师等人也都是初次见面的人。而我却毫无波动,我想这一定是练习过击球的原因。

 

「也许是乘上海浪,也许是直面潮流,但决不是一帆风顺」

 

——1996年《秀逗魔导士NEXT》主题曲《Give a reason》成为首次以声优个人名义登上Oricon榜前十名的CD(第九名)。那时,你有感觉到浪潮要来了吗?

林原 在数字统计出来后,我首先感觉是“终于获得了发言权”。在这之前,不管我倾注多少心血,拼尽全力地去做,也只会被别人轻视“不过是”什么的。比如“不过就是个动漫嘛”“不过就是个声优嘛”。就算不直接付诸于口,这种氛围也一直存在。而这次就是摆脱“不过是”这一枷锁的契机。

 

——在这时你是否觉得搭上了时代的顺风车……

林原 “也许是乘上海浪,也许直面潮流,但决不是一帆风顺”。我是在波涛汹涌中破浪前行的。而在这前行的路上,也并没有受到多少欢迎。

 

——从1994年的“声优GrandPrix”开始,声优的写真类杂志的数量也开始逐年增加了。

林原 是这样的。我也因为摄影去了一趟关岛,拜此行所赐,我和当时的化妆师也结下了长久的友谊。

 

——林原女士是认为声优等同于“幕后演员”的吗。

林原 所以说我才对摄影这方面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笑)。时至如今我仍然是这个态度。但如果是以“我要消化它!”的态度也能来挑战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东西,这才真正掌握了化妆变化成另一个人的诀窍。读台本时化身为绫波零、化身为乱马是我的本职工作。如果再加上通过化妆得以参与到写真拍摄的工作,就像自己获得了通往另一扇门的入场券。虽然我并非出于喜爱而参加的写真摄影,但这对我也具有非常的意义。

 

——确实能在写真拍摄中得到了不断的成长。

林原 就连作为相关工作人员的摄影师以及设计师,也逐渐缩短了与搞艺术的人之间的距离。这是我出道以来十分快乐的20多岁,在进入了best10(指Oricon)之后,就算是我被拖去完全不想去的地方,也会努力应对。其结果,就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因此,我想每次经历对我都是有意义的。40岁的时候在专辑《Plain》(2007年)中还有一次素颜出镜。(笑)如果当时我以“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啊”的心态抵抗的话,大概也不会有今天的我了。也不会有48岁之后还发售个人单曲的我了,更不会在《桑哈拉~神圣之力》(2015年)中亮出后背了吧(笑)。就像这样打开一扇新的大门,有时是人脉,有时是演出技巧,都不是能够一言以盖之的收获,比如看到我这次工作状态的人带着一份旁白的工作机会来找我说“你的声线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因此当我觉得一切都顺其自然的时候,原本复杂交缠的东西也全部迎刃而解了。

 

——从中发现新的自我。

林原 水泼在毛巾上会很快地洇开对吧。尽管觉得自己很渺小,只要在一点点地滴下,也能印出一大片。无论是喜欢的水滴,还是讨厌的水滴,都在不停地流淌着。

 

——在林原女士的取舍之下,请问你对于声优写真系杂志的出现有什么看法呢。

林原 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很莫名其妙(笑)。想着让声优也加入写真界的话,那露脸之后和扮演的角色造成的反差怎么办?但也有像碧酱(椎名碧流)这样只要出镜了就很可爱的人,大家还是想看她们的写真的吧。在这类声优的时代到来以后,最初的莫名其妙的评价也就迅速收回了。虽然觉得身处其中有些微妙,但也预感到了此后声优和角色的界限会进一步模糊。原本以为是一份不起眼又悠长的工作,突然就以井喷之势出现了黄金时代,不过我想其中也有一些短期因素吧……

 

——这份职业趁年轻会更好吗?

林原 嗯……该说什么呢?虽然说现在声优出写真集上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当时人们却是“声优的写真集是干什么的?”“里面不会是人声波形图吧?”一类的现在回想起来很傻的想法。

 

——原本就是用声音工作的职业。

林原 我是觉得声优这个行业是表达 “暗处的美学”才入行的。但其实我也已经经常出现在人前了。

 

「只有我自己的写真集,我不明白有什么意义」

 

——当时有感受到整个业界的变化吗?

林原 有的。比如说被要求表面上的华丽呀,在录音棚中的测试、最终测试、以及正式录音中花费的时间也不断缩减。业界中有很多东西正在偏离其原有的模样。有一次给主角配音的声优因为参加活动只好缺席录音。曾经这行是被称为“就算是父母去世也见不了最后一面”的工作,实际上我也认识有好几个前辈真正如此的。虽然这种变化的确让人受益了,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好,这就是我比较古旧的心态。这样下去做出优秀作品也会慢慢变得困难起来吧。

 

——林原女士自己,也收到了许多从未有过的offer吧。

林原 是的。比如收到过电视综艺节目的邀请,虽然最后没参加。

 

——就是所谓的后排嘉宾的?

林原 应该是吧。也有知名艺人的节目邀请我去参加,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单纯去看还好。但是出场的话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并不是想上电视,而是参加去告诉大家“声优的工作有多美好”。我不想参加那种仅仅剪辑出搞笑内容或搞怪表情的节目,而是像《彻子的房间》那样近乎无剪辑的,可以正经交谈的节目。

 

——之前不是有人提供了写真集的工作吗?

林原 我想是有的。作为写真集的替代,我在CD里附上了小册子,和正方形CD同等大小。这种做法应该还是头一回吧?不仅限于声优,偶像都正常地在出写真集,所以她们没有必要在CD里附加东西。而我不出写真集,同时只要买了CD的粉丝看到就很满足了。因为不摆在书店里,所以算是苦肉计了。

 

——所以你还是觉得这和出写真集不同。

林原 写真拍摄的工作我也做过很多,与在各自的岗位上全速运转的摄影师和造型师互相接触合作也很开心。但是,把他们集合在一起做我一个人的写真集,我还是搞不懂有什么意义。

 

——不是单纯觉得害羞吗?

林原 那方面只要交给专门靠封面拍摄吃饭的人就好。我就努力做好自己的配音工作,大概是这么个感觉。

 

——在跨行业合作这一方面,您与格斗家佐竹雅昭的电台节目也办了很久。

林原 佐竹先生参加了K-1等活动,是一位很风趣的人。而比较适应电台广播的我,就被选作了回收话题的人。

 

——林原女士对格斗技有兴趣吗?

林原 完全没有。我为了替他加油才去看了K-1的比赛。只是我既然知道了名字,就要作为职责,了解喜欢的游戏、漫画、特摄等,配合着健谈的他聊下去。至于比赛时的情绪是怎样的,这种事情交给节目组就好。我正在交流的是褪下格斗家身份的本真的他。

 

——歌手出道25周年纪念企划二重唱影像集《DUO》里,也收录了两位演唱的《CROSS ROAD》呢。

林原 哈哈。这次正值选曲,需要通过搭档的事务所得到本人的许可。可是佐竹先生正在京都的道场,而King Records苦恼于不知道他的事务所在哪儿时,还是我就直接打电话过去的。对面接了电话说“好久不见,真怀念啊”。我们也稍微聊了会儿。感叹道互相之间电话号码从没变过也是很厉害呢。虽然已经十年左右没见了,但听声音还是很精神。

 

——您在电台节目《霸王塾》中有什么回忆吗?

林原 佐竹先生虽然平日来录节目时都懒懒散散的,但到了比赛前,他的的确确整个人的体态眼神都变了个样。从他第一声打招呼开始就怀疑是不是换了个人,气场完全不一样了。他说“是的,切换了一下形态”。在那种时候要强装冷静,感觉很辛苦吧。他大概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精气神有了如此巨大的不同。不过,真的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样了。谈话也好气氛也好。“不能说惹他不开心的话”,就像在应考生面前不能说“滑倒”、“落下”之类的字眼。现在想起来,或许是我们太小心翼翼了,但他外观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还记得当时自己对这前后的差距有多瞠目结舌。

 

「因为是在连待遇一词都没有的时代中长大,所以最后什么都自己学会了」

 

——说回之前的话题,为什么您认为声优潮是件好事呢?

林原 世界很明显地变宽广了。看到的世界,感受到的世界,遇到的人们。这其中虽然也有令人疲劳的地方,但一旦经历过去,就都变成了你的经验。我的确也见过一些怪人。你会怀疑他们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他们会说,“你希望我配音?”,“你真的想唱歌?”之类的。他们所营造的气氛真的很奇怪。我并非只是为了工作,但也有一些自以为这行能赚钱才来的奇奇怪怪的人。也是因为这些事,我选择逃入了King Records。

 

——有没有在一些方面待遇变好了?

林原 变化还是有的,可并非是突然间的。声优这行并非都是声优和经纪人一对一的,以前是一个人去学园祭,一个人主持全局然后回来,签名会也是一个人。后来虽然业务扩展了,但业界的发展还跟不上。一对一,每人配一位经纪人的模式是从碧酱开始的吧。而我因为是在连待遇一词都没有的时代中长大的,所以最后什么都自己学会了。没有什么造型师,服装就全都是自己搭配的,出租车也是自己叫的。也不存在什么路边拦车或是等车来接。我虽然不太喜欢被称作开拓者,但应该也清理过不少荆棘,让声优这条路变得稍微好走了些吧。现在的年轻声优都认为有人负责检查照片是理所当然的,我那会儿也是一边承受着“你谁啊”、“真狂妄”之类的话语做过来的。

 

——您是指有资格的人应该主动说出来?

林原 不,我完全没有资格。要说那种一副“肯让你们取材就很不错了”的态度也不太像,要说把我没有说过的话写上去了的也有些不对……

 

——在参与配音EVA后,有什么部分发生了变化吗?

林原 因为那次声优潮是(TV版)后期录制结束后又过了好久的事情了。工作人员们也获得了成长,足以负责一部作品了。我想也就可以继续留下来了吧。不过,声优潮的时候也多了很多没有礼貌的新人。之前也说过,觉得认为“动画有利可图”,脸上写满了日元符号的人(笑)。我也听说过有新人受到了古怪制作人的过分对待。我以前在这方面的嗅觉就很发达,所以很幸运地没牵扯到类似的事情中。取材的时候也有过诸如“这次声优潮的原因是什么?”“哦,我不知道。”之类的没有意义的对话的采访。

 

——那我现在想问问声优潮的原因。

林原 哈哈哈(笑)。我不知道啊。或许是因为EVA很有趣?

 

——换种说法,声优潮出现的背景是什么。

林原 你要问这个啊。时间稍微回溯一些,在碧酱她们之前,有个由佐佐木望等人组成的叫NG5的组合(男性声优组合)。他们被新闻节目报道后,不是有很多年轻人涌过来想当声优吗?我是当时事务所的声优养成所的一期生,那会儿业界非常渴望年轻血液。所以一旦从养成所毕业加入事务所后,就能得到尝试性质的工作机会。而要是做得不顺利或许也不会有第二次了,谁知道之后一口气定下了四个正式合同。

 

——这并非只是因为您年轻吧。

林原 然后当时出现了名为原创录像动画(OVA)的不在电视上播放的单元剧。因为目的是售卖,所以需要附带地凸显某样东西。这时就用上了擅长视觉表现的声优、华丽的歌曲以及演出,不知从何时起这些变得不可或缺了。我猜测正是基于这样的经济理念,声优潮发生了。

 

「如果那么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技艺之神会离你而去。」

 

——  林原女士经常说「并不觉得自己是先驱者」呢

林原  我也记不太清了,要说我最先开始唱歌的契机,还是因为演唱「机动战士高达0080」主题歌的椎名惠小姐来不了event,有人觉得光是杂谈也不太好,就说「演女主角的女生能唱歌吗」。于是就给了我一首曲子,在活动会场唱了独立于剧情之外克莉丝的角色歌。明明我连唱歌的经验都没有。这个层面上来讲的话,和水木一郎先生啊堀江美都子小姐他们唱「魔神Z」和「candy candy」这些比起来,这个「先驱者」所蕴含的意义也有所不同吧。

 

——  所谓「业界需要新人」,是因为声优是门手艺,技巧的积淀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新人想要站上台面是件很难的事情吗?

林原  怎么说呢。倒也不是我贬低我自己,但是说不定是我让大家产生了一种,凭着我那个水平的唱功和那种程度的外观就可以走红的观念。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立刻磨练真正需要的技术很快就会走到头,所以抱着「差不多那个水平」的想法进入业界的孩子,随着年龄增长业界就不再需要她们了吧。某种意义上自己也成了鱼饵一样。

 

——  会觉得被当成偶像声优看待不是您的本意吗?

林原  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当偶像声优。我从没有说过“声优很好玩哦。谁上谁都行。快来吧快来吧。耶耶!”这之类的话。当时也没什么实力,整天都想着怎么才能追上站在我右边的前辈。但是往左边一看,就发现那种会让人觉得“是从街上被挖过来的吗?”的口齿不清,“只要可爱就行了”的人变得越来越多时,就觉得时代变了啊。

 

——  这些变化就是热潮带来的弊端吗?

林原  可能是吧。在录音棚里说什么“昨天握手会把手握痛了拿不动台词本”。手痛就痛,为什么要说出来呢?还有人很高兴地说“演唱会上把用嗓过度了”。我心里就想“那你安静一会啊”就像是在争相表现自己有多热门。看着这些后进的新人,觉得她们好奇怪。前辈之中也有在演舞台剧的时候把嗓子喊哑了发不出声的人,但她们都尽量不给其他人添麻烦,少说私话,把声音留到工作的时候用。相比之下那些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活动如何、摄影如何,一边又说什么“我发不出声了所以测麦的时候只能小点声”的人,我就觉得“你们想当职业人还早了100年呢”。但是如果那么下去的话,总有一天技艺之神会离你而去。

 

——  周围也有着纵容这种行为的风气吗?

林原  如果那个人很有人气,出演的OVA之类的卖得好的话,事务所也会很惯着她。声势浩大地来到录音棚又风风火火地离开,还要用很大的声音说“我还要赶下一个片场不好意思啦”。就不能悄悄地走吗。总之就挺奇怪的。

 

——  那样的人现在有被淘汰掉吗?

林原  不知道。我不太出演现在的作品了,只是经常听说有人在正式录音的时候玩手机。就不会全身心投入到正在创造的那个世界里去吗。她们到底想做什么呢。

 

——  林原女士自己完全没有过被这股热潮带着走时候吗?

林原  我有在刻意保持吧。我每次都有说过,为了避免影响到我演出角色所用的声线,演唱会都没开过。但是我明明有出CD却不唱歌也实在太过分了,所以我就在广播里每100回有1回的公录回里开LIVE。同时也是为了告诉大家“真的是我在唱哦”。我既不想辜负粉丝们的支持,今后也不会做有失本分的事。不管走到哪里,风筝线都在自己手上。正因为这样,我们可以选择放得很松,也可以选择拉得很紧。和一开始的时候相比,线已经变得相当松,也相当长了。

 

——  当时声优之间有谈论过热潮的事情吗?

林原  从比我晚一代的人开始,就不怎么去喝酒了。真的变得跟偶像似的,工作完之后有经纪人送回家。我经常和前辈们一起喝到早上五点什么的(笑),听她们讲些以前的事,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到最后都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了(笑)。在前辈喝到烂醉如泥的时候听到些不得了的好东西……虽然我也想把这些告诉后辈,但是她们都要赶着回去或者说「还有下一个片场」。

 

——  听说在这种酒桌上,林原女士的右边的座位很「危险」啊(笑)。

林原  对对。年轻的时候我一喝醉就会很烦躁(笑)。因为被逼着做了很多不想做的事情。不过现在肯定已经不那样了,平和了很多。

 

—— 和热潮相关的话题不怎么聊吗?

林原  我和山寺(宏一)先生总是被前辈们说今后会变得泛而不精。因为我们都是突然冒出来的新人。山寺先生却像个哥哥似的,明明我们出道的时期是一样的。

 

——  热潮出现之后声优广播也变多了呢。

林原  是啊。但是不觉得很可怜吗,明明不健谈,却因为有人气就被安排去做广播。所以说热潮真是会给人添乱啊。一点好事都没有。

 

——  真至于「一点都没有」吗?

林原  从经济上来看的话也有,但是热潮是会过去的。而谁都不会去思考何时结束,总以为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潮这种东西还是在旁边看着就好了,身陷其中是会受伤的。

 

——  这是基于您的经验而谈吗?

林原  我自己是没有受伤。前段时间久违地在录音室里碰见了一个比我小10到15岁,当时被捧得像个宝一样风光得不行的孩子。她自嘲道「我被大人抬上了轿子,却不知何时开始,抬轿子的人已经不在了。感觉自己被利用了……」。它当时好像做过很多写真偶像的工作。所以,要想坐轿子就得从造轿子开始做起。从选木材开始,和木材店的大叔商量,斟酌在什么地方如何抬起来,并搞清楚要在什么时期抬起来之后,才可以「好,走你」,然后坐上去。最后,要在抬轿子的人走掉之前自己主动从轿子上下来。我希望她们能够搞清楚的一点是,「声音的工作」并不是那种偶像的工作结束之后还能够轻松回归的地方。作为偶像,虽然留下了努力奋斗三年的回忆,但如果自己只成为一个长了三岁的偶像就很可惜了。

 

「应该有那种自以为『差不多那个水平就够了』而进入声优界的人吧」

 

——  热潮的时候因为看到了林原女士进而想要成为声优的人应该很多吧。

林原  有的有的。一下子就多起来了。应该有很多那种自以为『差不多那个水平就够了』而进入声优界的人吧。

——  意思是她们只看到表面的东西吗?

林原  之前也在哪说过,有个曾经是我粉丝的孩子,一边兴高采烈地说着「我也和林原女士一样不看台词本」一边又经常说错词,就让我觉得「呃……」。确实我在某个采访上说过不怎么看台词本,太过纠结台词的话就很难能够随机应变。关键是我会把时间花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句台词和它的背景。所以台词本身对我来说是次要的。比如绫波零喝了味增汤之后说的「真好喝」,我并不会真在家练上十遍,而是思考她从这口味增汤里感受到了什么?可能是真嗣的体贴,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第一次喝到有感而发。

——那么就是先酝酿好感情,再说出台词吗。

林原 在《昭和元禄落语心中》中,因为花费在想象那个时代的场景,人们的生活以及气氛、气味、声音上的时间很多。所以才说了“不要过多依靠台词本,要把人物当时的心情结合起来”这句话。只看到了这一句话,然后觉得“不跟着台词本走会更酷”。即使我告诉他并不是那意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只听到对方回答“是这样的吗!?谢谢你的建议。”之后我又陷入了沉思。

 

——现在的年轻声优也很难做啊。现在似乎必须得会唱歌或者杂谈一类的吧

林原 我和最近的年轻声优见面的机会比较少,但是偶尔会有年轻人会来我日常参演的配音现场,拼了命地说那些老套的台词。有空闲时间的话,我就会考虑“这个时候的角色应该是什么心情?”以及腾出时间,和年轻人们一起试着配音。等到终于开窍了,有人激动地哭着对我说“至今为止我都只是想着导演能说OK就行了,从来就没揣摩过角色的心境……”,当然也有那种听不懂我的解释,甚至被问“怎么样才能说出那样的台词呢”这样的问题。明明该问的是“怎么样才能和角色的心情结合在一起呢?,单纯考虑台词的念法就落了下乘。只是拼尽全力地去读,而把角色的心境抛在脑后,只能说她很努力地在做。不禁让我怀疑,单纯能够过关的台词是什么样子的?

 

——也就是说她们的演技拘泥于形式吗

林原 监督提醒他们说“再认真点”,却只会音量放大。但其实并不是这个吧。比如对受了伤的人问“还好吗?”的时候,也会根据伤情的不同而不同。就算是非常担心对方,也会观察实际情况,稍微压抑住自己的情感,也许最后会变成“没…没关系吧…?”这样的话。声音明明应该随着场景而变化,大家却被二次元角色的口型和表情所吸引。我个人是想让二次元更贴近三次元而发声的,事实上用二次元的口吻演出也能够过关了。所以一旦有人说我上年纪了也就到此为止吧,只是大家听上去都差不多了。

 

——以上做法有被动漫粉丝指责过吗。

林原 其实我也并没有故意改变声线,把声音抬高或者是放低,或者是把声线变得特别过。因为时代在快速变化,自己却在没有适应变化的情况下就被要求投入到工作,被推上舞台而陷入混乱之中。自以为成为了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但三年后还是会有人来顶替掉。我不希望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声优业界中有对应的(工资)等级,因等级的上升导致没活干的情况也是存在的。我不希望大家成为因为报酬少且可爱而薄利多销的那种声优。但雇佣方也没有进一步培养的意思。总之只要销量上去就行,在这个热潮中我最想避开的那一批正是趁机扩张,掌握了业界的主导权的人。这并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我想这只是热潮过后留下的必然结果罢了。因为他们就是看准时机专门成立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实际工作中也有过交心的人,也有过认真思考的新人。只是即用即抛的传统已经摆在了那里,就算不直接说出来,业内已经形成了“这样就好”的风气。和我当时刚入行时候的氛围完全不同。所以说希望大家要注意这一点,以后想要入行的朋友们也要做好相应的觉悟,不然很可能会被伤到。

 

「我不想把蝉只能活七天这句话说得很可怜」

 

——近年声优这一职业似乎进入了受孩子欢迎的排行榜。

林原 我觉得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时代在变化且会一直变化下去。确实在声优业界打算只靠动漫生活的话,仍然会很辛苦。有句话是搞笑艺人也是从500日元一场开始的吧。就算声优不只500日元,但逐渐集中于“既便宜又可爱”这一类的现象是确实存在的。

 

——其中也有一些优秀的信任出现,与其说是热潮,更像是成为了一种声优文化呢。

林原 后辈们确实有些很努力……我也不想把蝉只能活七天这句话说得很可怜。我想它们在土里的也有过幸福的日子吧。并不是花了七年时候埋在土里,终于见到外面的世界了……而是回忆说土里的日子也很好啊。我想声优就是这样一种行业。作为蝉出现在世间,拼命鸣叫至死的一种美学……可能变成了这样的一种世界。比起长寿,更想把现在的活力展现给大家。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正确的吧。就像我,现在成为了老阿姨,就想担任相应角色的声音。就要说出“请吧,在这休息会吧”的感觉。但是我还在摸索如何扮演一个老阿姨,因为我又是唱歌,又是露背装的,突然变成一个老阿姨,大家肯定会吓一跳吧,所以就需要考虑要如何转换。毕竟没有前例。

 

——打算作为老阿姨类型的声优,开拓出新的道路吗

林原 虽然经常有人说我是开拓道路的人,明明我并没有这种想法的,但也像被洗脑似的逐渐开始觉得我是这样的人了(笑)。如果是我把道路打通的,那么我要对此负多少责任呢?真正的偶像也会被人肆意指点说上了年纪就完蛋了,这家伙已经不行了什么的。而面对这种人,最好的就是什么都不要做,一旦做了什么,那就是失败的开始。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就是不要把话说得那么轻松。小泉今日子女士这类曾经的偶像也通过一些渠道发表过,“啊,这个业界到底是怎么了?”之类的发言和心态。当然,其实也可以不考虑这么多,单纯想把接到的工作做好就够了(笑)。在形形色色的人用着各自的方式表达着自己,而我选择了去爱这个声音的世界,至于能在其中做出些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尚在探索之中。嗯,直到我厌烦了为止(笑)。

 

——无论是90年代还是现在,林原女士的姿态都没有动摇呢。

林原 90年代的业界充满了向上的氛围。“这么做更好”,“那么做更好”。那就是现在人们口中的EVA这类作品,宫崎骏先生的幽灵公主这类作品。“这类”这个词就像是黏在了90年代的作品后面,甚至包括林原惠美这类声优。但是,这类是无法超越其主体的。最好能够忘掉标签就好了。90年代的时候并没有这种说法,我也没有想过要成为谁一样的人。即使觉得这个人的演技好棒,声音真好听,哪怕感动到流泪,也不会使用这类来概括。这种人不是有很多嘛。那时哪里都找不到答案,也没有模范榜样,只能靠自己想办法。而现在“绫波零这类角色”不是有很多吗?

 

——说的是呢

林原 虽然头发并不是蓝色的……但是分类角色是不行的。庵野秀明先生的EVA也被说灵感来源于于奥特曼,但类型和灵感其实是似是而非的东西。哪怕机会有限,我也想参与到并非固定类型的作品中去。



上一篇:一大早的被主页一条留言逗乐了
下一篇:麦当劳:你。。。。你。。。也想收购我吗!?
最新回复 (7)
  • 二级用户 老顽童 5月前
    0 2
    配音员。有的演员嗓音不好,幕后要配音员来说台词。
  • 三级用户 小茵小可 5月前
    0 3
    林原只是个配音的,她懂什么声优浪潮~~
  • 五级用户 oryxyang 5月前
    0 4
    不知道,因为我听不懂日文
  • 五级用户 游戏玩家 5月前
    0 5
    林源确实火啊。
  • 三级用户 ten90 5月前
    0 6
    好家伙,转载转了一半。
  • 三级用户 chaoshead 5月前
    0 7
    ten90 好家伙,转载转了一半。

    啊啊啊,确实耶,我改了😋

  • 二级用户 omm 5月前
    0 8
    女乱马,莉娜·因巴斯,忍部火美子,佩,还有很多,当年看tvb的动画,片尾经常看到她的名字,虽然看的是粤语。
    • 老男人游戏网配套论坛
      9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
发新帖
本论坛禁止发布SWITCH和PS4相关资源,若有其他侵权内容,请致邮3360342659#qq.com(#替换成@)删除。